XE放生圈

终于,又多了个地儿屯唠叨了~~ 成分相当明显:野智中心溺爱泛滥殃及胖子子囧爱拔拔狗子 我要装的满满的~ 满满的歇鄂=v=

转身(1)

一向温吞的大野智此时眉头紧皱,看着在旁骂骂咧咧的人,心中的怒气不断上涌。再也忍不住了,冲了上去。

樱井翔只觉得拥有纤长手指的拳头不断在自己面前放大,最后右脸火辣辣的疼痛,说明刚才自己确实被打了。。。

瞪大了双眼看着大野智盛怒的脸庞。委屈,这2个字完全写在了樱井翔受伤的脸上,眼角开始微微泛红,可是却强忍住泪水溢出。

甩开了被钳制住的手臂,转身大步走去,因为他知道,他再不走,眼泪一定会忍不住的,已经不想再在他面前哭了。

抬脚跨出这个自己可能再也不会踏足的禁区的时候,那人用他有力的手,挽留住了自己。熟悉的拥抱,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姿势,可是,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吧。。。想着想着,泪水再也忍不住涌了出来,狠狠地推开大野智,朝他大吼着:“够了,够了,我已经不想再这样了!这样的我到底算什么?!还是回到二宫君身边吧,他才是你的归宿。”

看着满脸泪痕的樱井翔,大野智有点愣住了,但依然没有放开自己的手,听完他说的话,心底有个地方很痛,不是为自己,而是为眼前这个男人。这个骄傲得不曾向别人低过头的男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自己面前哭得像个孩子。捧起他的头,吻上了那双让自己着迷的嘴唇。樱井翔没有闭上眼睛,而是近距离看着这个让自己甘愿臣服的男人,微微下垂的眼眉,挺翘的鼻梁,以及现在吻着自己的嘴唇都是自己深爱的。可是,当着第三者的自己终究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内心苦笑着,算了,是自己没有福分,和智走到最后。。。

一个长吻结束,大野智睁开了水润的双眸看着眼前的爱人,但是绝望的微笑更刺痛了自己的心脏,不知为什么,大野智觉得自己这次再也抓不住眼前这个人了。虽然不愿承认,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是对的。





回到家,大野智觉得自己好累,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喘不过气来。

“智,欢迎回家。”

“恩~我回来了。”看着脸上洋溢着幸福笑脸的人儿,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回应着。该怎么办才好,两边自己都不愿失去,像自己这样的人,最低!

二宫正在准备着晚饭,穿着蕾丝花边的围腰,细心地洗着菜,不时观察着自家疲倦的恋人。

“智,你还好吗,看上去很累的样子。。。”眼神里充满了关切。

“恩?恩。。。还好啊,最近公司很忙,对不起了呢,nino都没有时间陪着你。”二宫的询问将自己拉回现实,大野智有些心虚的回答着。

“没关系,我明白,只要智一直在我身边就够了,我爱你,智。”二宫小心翼翼的缩进大野智的怀里,诉说着自己的心情。

“恩,让你担心了,对不起。”轻吻着二宫的秀发,可是心里却装满了某人沾满泪水的脸。。。




SS/竹马 | 留言:5 | 引用:0 |

转身(2)

二宫的职业是游戏软件开发,整天喜欢窝在家里,对着电脑就是他的工作。于是,二宫几乎没什么朋友。

除了一个男人,相叶雅纪。

要说到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的关系,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我们姑且可以把两人的关系理解为青梅竹马。

二宫和也小时候长得就很可爱。肉肉的小手总喜欢紧紧的拽着衣角,会让人忍不住想扑倒蹂躏。但是,眼睛中总是闪着警戒的光芒。

他没有爸爸,从小和母亲生活在一起,母亲为了养活他总是早出晚归,每天起床除了看见桌子上摆着母亲做的早餐的时候才想起原来这个屋子里不是只生活了他一个人。

在学校里,他不愿和任何人多接触,总是和每个人保持着微妙的距离。不接近也不远离。直到那个天然的相叶雅纪兀自闯入自己的预先设好轨迹生活。

二宫还记得遇见相叶的那天太阳很大,照得自己有点晕眩,但是逞强的他不愿在别人面前露出脆弱,强忍着不适做着值日。空旷的教室只剩下自己一个,孤独感不断地啃噬着二宫,连同着头疼的折磨。终于支持不住了,来不及扶墙,身体失去知觉的倒了下去。二宫心想,やばい,校服一定会被磕破的。。。但是,一个温暖的身子接住了自己,沙哑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嗡嗡的大叫着:“喂,你怎么样了,喂。”大力的摇晃让二宫有点吃不消,闭着眼睛,用尽力气,吐出两句话:“ばが,吵死了。。。我只是累了。。。”说完便晕了过去。

二宫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一身暖暖的,很舒服,让自己不愿醒来。但当想起自己晚上的兼职时,二宫还是强迫自己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啊。。。”单音节的声音从喉咙发出,不知是灯光太刺眼了,还是怎样,眼睛里有液体不断地涌出。

一张帅气的脸映入了自己的眼帘,淡黄色的头发柔软的扫在脸颊旁,长长的睫毛安静的伏在脸上,薄薄的嘴唇紧抿着。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搂着自己睡着了。

二宫不想打破这个画面,小心的起身准备离开,可是男人感到了怀中的动静,醒了过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嘟着唇,看着二宫。二宫不自在的搓着手,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对方。相叶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脸突然凑近二宫,咧开大大的笑容:“我是相叶雅纪,相叶雅纪的相叶,相叶雅纪的雅纪,nino酱,u是我来这个学校的第一个大亲友啊~”

Nino皱了皱眉,心里不禁暗想这家伙还真会自然熟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呵呵,因为那上面写着嘛。”相叶用嘴驽了驽。

Nino顺着眼光看到了挂在自己胸口的名牌,恍然大悟。接下来,二宫一如对往常同学的态度一样,不卑不亢的道着谢,一副准备从此陌路人的阵势。可惜,他遇到的是相叶雅纪同学。。。

相叶就着身高的优势揽着二宫的肩,不停地在耳边唧唧咋咋。终于,二宫朝相叶大吼了一句:“ばが,你就不能安静点吗。”话出口后,二宫自己都有点惊讶,平时冷漠的自己怎么会朝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发火。

“呵呵。。。”笑声将出神的二宫拉了回来,看着眼前被自己骂做傻瓜的人不但没生气反而笑着看着自己,眼睛变成了漂亮的月牙形。


SS/竹马 | 留言:0 | 引用:0 |

转身(4)

樱井翔穿着合身的蓝色西装,站得笔直,脸上挂着礼貌性的微笑。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大野智心想。只是头发剪短了,让人意外的清爽。

没有走上前去,只是静静的坐在角落里看着他。就和之前在上海的时候一样,静静的看着。阳光透过窗子照了进来,洒在樱井翔身上,轮廓被笼上了金光。让大野智不得不眯上眼睛看他。看着他运筹帷幄的表情,大野终于觉得,啊,那个人已经长大了,是个成功的男人了。

虽然很思念,不过大野最终还是没有走上前,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

樱井翔看着那人猫腰的身影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范围内,心中有块石头狠狠的砸在了心底。深深地顶住了自己。咬着牙闭上眼睛。真的从此只当陌路人了吗?那为什么自己的心还是那么痛。。。

等樱井再张开双眼的时候,眼睛里好像有盏灯被点亮了一样,发着光。

已经不想在思念的回忆中度过了,也不想在以后看着他和别人在一起然后奉上祝福的话语,更不想像现在这样成为陌路。我爱他,所以不可抑制的想得到他。呐,对不起。。。

摆脱掉周围的人群,冲了出去。可是,那个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中。。。





再次见面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

樱井坐在以前常和大野喝酒的小酒馆里,看着那个有些狼狈的从雨里冲进来的身影。果然,自己猜的没错。嘴唇忍不住的上扬,心里有些悸动。

大野拍了拍西装上的雨水,抬头就看到了樱井翔。

“哦,好久不见了呐。”

“明明前不久才看到了的。。。”

“啊?”听着樱井的嘟囔,大野智心漏了半拍,原来他看到了啊。。。

“恩,没什么。”樱井转过身继续喝着杯中的酒。

“最近还好吗?”大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虽然知道他近况不错,但还是想听他自己说说。

“嘛,还不错。”

轻松的语气让大野有些不知该怎么接下去。踟蹰了一下,坐下来,点了杯酒。

“那你呢,最近好吗?”樱井回头看着智,观察着他的神情。

“恩,和之前差不多啊。”

略微皱起的眉毛和眼袋,樱井知道他很疲惫。只不过是不想流露出来罢了。

于是,樱井也不想去破坏现在的气氛,和大野有一句每一句的搭着话。然后从话语中试探着他隐藏起来的种种。突然,樱井觉得自己很有当心理医生的潜力,但是又有点厌恶这样的自己,这样去窥伺人心。明明可以直接问的啊。。。只是不知为什么有些问不出口,或者说是害怕知道答案。。。

电话铃有些突兀的在2人的谈话中响起。大野走出去接听着。

樱井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仰头喝下了杯中的余酒。

当大野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樱井已经不知道自己喝光了多少杯酒。有些生气的看着大野:“是二宫吧?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下了班就该赶快回去,不要在外面乱晃,看,让人担心了不是,真是让人不爽啊。。。”看着不停叽叽咕咕的某人,大野有些想笑,果然还是没变呐,喝醉了酒就会不停的说话,不过,还是那么可爱。

嘟囔声渐渐变小,樱井趴在桌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哎,没办法了。大野架起樱井翔走出了酒馆。

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樱井的公寓。从门旁的花盆里摸出钥匙开了门,将挂在自己身上的人放在床上,转身到浴室里拿毛巾。可是,手却被死死拽住。回身看着睡倒在那里的人,有些哭笑不得。

“我去浴室拿毛巾,听话放手。”大野轻声说道。

可是那手毫无放开的架势,反而越拽越紧。于是,大野坐在床边,轻轻摸上樱井的脸,“怎么了?”

樱井睁开发红的双眼迷蒙的看着大野,“我不要你走,不要你回去。”

看着大野有些愣住的表情,扯住衣领,吻了上去。像小狗一样伸出舌头舔了舔大野的嘴唇,“おいし。。。我不要把这么おいし的智让人,我不要!”

大野感觉有点被击沉了,虽然早就领教过喝醉酒的翔的天然功力,但是,听到这样的话大野还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

由不得大野多想,樱井伸手环上了自己的脖子,睁着那双大眼睛看着自己。“智,我后悔了,我要把你抢回来,果然,爱你的心是不能和别人分享的啊。。。”

不得不说,大野真的有些感动。喉头上下滚动着,眼睛也有些湿润。“你真的要把我抢回来?可是之前先离开的不正是你吗?”

低垂下了头,对方没有说话,果然自己很KY呐,总是不合适宜的说这些话。嘛,算了。伸手拉住樱井,有些颤抖的说道:“你醉了,快睡吧。”

樱井有些急了,大力的朝大野扑去。

“疼”,随着一声撞击声,大野和樱井一起滚在了地上。

“留下来,留下来。。。”听着埋在颈窝里哽咽的声音,大野伸手将樱井搂住。

“好。。。”







樱井揉着发疼的脑袋,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随后,看到了那个窝在自己身边呼呼大睡的大野。心情没由来的大好,感觉就像回到了以前的日子。

虽然有的时候有些厌恶身为第三者的自己,但是,只要跟大野在一起。一直都是那么快乐,所以那些遗憾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樱井在心中自我安慰着。

翻身压在大野的身上,用鼻子蹭着对方的脸,不出意外听到了那黏黏的喘息声。张嘴咬了咬肉肉的脸颊,看到对方不耐烦的闭着眼睛伸手刨着自己的头毛。

“fufufu~~”忍不住想戏弄他,于是伸出舌尖舔了舔对方的耳朵。

果不其然,敏感的大野君终于张开了朦胧的睡眼,盯着在自己身上作祟的仓鼠。

抬起手看了看时间,坐起身来大叫了一声:“啊。。。都这个时间了啊。。。”

看着对方的神情,樱井有些吃醋:“怎么?一夜没回家,害怕回去被二宫骂啊?”

“诶?”一脸呆相的大野呆呆的望着樱井那有些激动而泛红的脸。

“既然这样,那我就直接向二宫君宣战好了。反正你,大野智,是我的!谁也抢不走。我不会再退让了。”一脸小媳妇样的樱井让大野看着觉得很欢乐。毕竟如此可爱loli的翔只有自己才看得到。

樱井冲过去搂住傻笑的大野,“走,回去见二宫。我要跟他谈判。”

“等。。。等一下。。。”无视大野的开口,挑了挑眉,“怎么,不愿意?”

“不是,”大野连连摆手,“其实我和二宫在你走后一个星期就分手了。。。”

“什么,分手了?”樱井有些吃惊。

“恩,分手了呦。”大野平和的说道。

“为什么?”大野扯过樱井,将脑袋搭在那略微溜肩的肩膀上,“因为nino终于弄清楚他爱的并不是我。”







大野去了上海,二宫大概知道这次的离开并不像大野说的那么简单。有些东西不知不觉中在两人之间变了质,不论是没有温度的拥抱,还是躲闪的眼神。但是自己没有去阻止。不知道为什么,二宫只是想让自己静一静。

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想起相叶的脸。不管是高兴的还是难过的。总觉得看着那张元气的脸自己就能获得力量。

还是拨通了那个熟的不能再熟悉的电话号码。

“はい,もしもし。。。”熟悉的沙哑嗓音在那头响起。


“嗯,是我。”

“nino。。。”相叶有些意外,这么晚了二宫居然会打电话给他。

“出来喝一杯吧。”

“恩。。。”





说是喝酒,但因为相叶饿了,所以该在了烤肉店。

凌晨的烤肉店生意还是很好,人们的吵闹声,烤肉的滋滋声,嘈杂的声音汇集在了一起却不令人烦厌,反而心情很好。至少,这样,会让人觉得不是一个人。

“喏,nino,里脊肉哦,你最喜欢吃的喃~”看着二宫坐在那里发呆,相叶自顾自得拼命给他夹着肉。

“大野走了。。。”二宫悠悠的开口。

“嗯,出差吗,是去哪边?”相叶仍然埋着头专注着烤肉。

“恩,不过可能不会回来了。。。”

“诶?这什么意思?不回来了?”相叶有些吃惊的抬起头看着二宫。

“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就是这样吧。一切都结束了。”二宫没有看相叶,仰头灌下一杯酒。

“怎么会这样!nino,是不是他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找他算账去!”相叶有些生气了,虽然以前一直对那个温柔干练的大野印象不错,但是二宫发红的眼圈让他的心揪痛起来。

二宫眨眨眼睛,将泪水憋了回去。“不是这样的,是我不好。。。”

“怎么会是nino不好?!绝对是那个大野智欺负你了,对不对,恩?太过分了,我一定要找他算账!”相叶激动得站了起来。

二宫忙扯着他坐下,然后朝旁边看过来的人欠身道着歉。“笨蛋,这是公共场所,你那么大声干嘛。”

“对不起。。。想到nino你被欺负了,一激动就。。。”相叶盯着鞋底,用手哦挠着自己的脑袋。

“笨蛋。。。这都不关大野的事。”

“诶?那又是。。。”相叶更加大力的挠着自己的头毛。

“因为好像突然发现喜欢相叶雅纪的心情已经不能再抑制了。。。”二宫澄清的双眼盯着相叶,观察着相叶的反应。

其实就算相叶马上逃走二宫也不会怪他,因为自己突然说出这种话,不能接受也是很正常的。嘛。。。

相叶没有逃,呆呆的站在原地,消化着刚才从二宫嘴里蹦出的话,“呐呐,nino,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二宫听到这句话有种无奈的感觉,“没听到就算了。”

“怎么能算了呢,等了那么多年才等到nino你说喜欢我怎么能就这样算了呢?!”

二宫习惯性的吐着槽,“你不是听见了嘛,干嘛我还要说第二次!”

“诶,怎么这样。。。”相叶哀嚎着。

“喂,等等。。。你刚才说什么,等了那么多年?这是怎么一回事?”二宫皱着眉瞪着相叶。
“就是这么一回事啊。一直在等,等二宫你说喜欢我。”少有的认真,却令二宫有些无措。

“那个。。。我还有事,先回去了。。。”说完二宫转身就跑了出去。

“等等nino,你到哪儿去。”相叶甩下钱追了出去。

不知跑了多少条街,二宫累得大口喘着气,回头看了看和他同样筋疲力尽的相叶。“你个笨蛋,跟着我干嘛。”

“呼。。。你。。。你干嘛跑啊。。。”

“你个笨蛋,难道没听懂我的意思吗?!”二宫冲上前扯过相叶的领子。

“我明白啊,就是nino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nino啊。。。”

看着没搞懂状况的相叶,二宫有些急躁,“我所谓的喜欢是这样的,你能接受吗,啊?”说完拉低了相叶的头,吻了上去。

大概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吧。二宫心想。努力的撬开了相叶的牙关,将舌头探了进去。滑腻的舌头在口腔中搅动着,相叶从呆愣的状态清醒了过来。看着环住自己脖子的二宫,心里有丝甜蜜升起。搂住了二宫纤细的腰身,努力的让对方紧紧的贴着自己。舌头也主动的纠缠在了一起。

不知持续了多久,直到双方因为肺里的空气几乎被榨干了,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对方。

“对不起。。。”二宫伸手推开了相叶。

但是腰却被相叶搂得死死地,“什么嘛,明明nino说了喜欢人家,怎么能丢下我。”看着撅着嘴唇向自己撒娇的相叶,二宫觉得自己脸有些微微发红。

“我一直都喜欢nino呢。。。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开始直到现在,从来没有改变过。当我想表白的时候,nino的身边却已经多了个大野智。本来以为nino一直只是把我当做朋友,所以才什么也没说,默默的祝福着。。。谢谢你,谢谢你nino,今天让我听到这番话,我真的好开心。我爱你。。。”

看着这样的相叶,二宫觉得今天做对了。什么也没说,只是踮起脚尖,轻轻的吻上唇角,“我也爱你。。。”虽然声音很小很小,但二宫知道,相叶听见了,因为他两的心已经溶在了一起。



大野大概是一个星期之后回来的。踏进门刚好看到正在收拾东西的二宫。大野有些诧异。

“我们分手吧。”二宫笑着看着大野的眼睛。

“恩,好。。。”大野没有多说什么。

“对不起”,过了良久,大野朝二宫说道:“一直以来都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受了不少委屈。。。还有,之前我。。。”大野不想瞒二宫,自己出轨的事。

“恩,我明白,”二宫拍拍大野的肩膀,“其实一直都是我自己在欺骗自己,一直觉得我喜欢的那个人就是你,但其实是我太怕寂寞,而你又让我感到很温暖,所以自己才一直沉溺在你的温柔里不肯出来。不过,前不久看到你和那个樱井先生在一起,才突然的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现在我终于明白了。相信你也应该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吧。”二宫抬起手看看表,“啊,我要先走了,相叶还等着我的晚饭呢。”说完提起行李向外走去。

“那个。。。nino,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吗?”大野看着这个曾经朝夕相对的人。

“恩,是哦,你,大野智,一直是我的家人。”

“恩,你也永远是我的家人。”

开心的笑颜,温暖的怀抱。家人,大概就是这样吧!











在姐姐的结婚典礼上,二宫和大野又见面了。

“最近还好吗?”

“恩,不错。你看样子也不错哦,脸都长圆了呢。”

“恩,因为翔君说我太瘦了,要补补。。。”大野智难得露出了害羞的表情,惹得二宫呵呵笑了起来。

“大野姐姐这次真是找到好男人了呢。”

“恩,是啊,松本君一直都是个温柔又有担当的好男人,相信姐姐一定能幸福的!”

看着穿着洁白礼服的一对新人,大野和二宫感慨着。

“智君,原来你在这啊。”樱井翔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感慨,“啊。。。”看到二宫樱井难免有些尴尬,不过大野握紧了他的手,微笑着看着他,仿佛得到了力量一般,樱井朝着二宫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樱井翔,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我是二宫和也,你好。”二宫友好的回应着。

“nino酱,我来了,啊~还好没迟到。”一个大嗓门从外面窜了进来。

二宫扬手拍在了相叶的脑袋上,“笨蛋,那么大声干嘛。”

“呵呵,对不起啦。太着急了嘛,下次不会了~”相叶一脸讨好的表情。让人看了忍俊不禁。

“哦,大野君也在啊。”相叶终于注意到了还有旁人在。

“恩,好久不见了呢,相叶君。这位是樱井翔,我的内人。”大野笑得很平静。转头看着樱井泛红的脸庞。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

“哦,你好。”相叶连忙和樱井打着招呼。

“这位是相叶雅纪,诶,我的。。。”还没等二宫介绍完,相叶抢着说道:“内人!”

相叶可爱的举动让三个人一起大笑了起来,接着相叶也不好意思的跟着笑了起来。什么嘛,明明就是内人嘛,难道是外人?!相叶心里小扭曲道。



嘛嘛~~夏天真是个好季节呢~大家都找到自己的幸福了呢!





SS/竹马 | 留言:0 | 引用:0 |

转身(3)

二宫在街上没有目的的乱晃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相叶的楼下。不由得在心中暗骂着自己怎么会晃到这人楼下,不过转念一想,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到这位闺中密友的家里吃饭了,于是,摸出携带,拨通了电话。

过了2分钟,那个久违的阳光笑脸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在看见的第一眼,二宫不得不承认自己被那个笑感染了,自己也情不自禁的弯起了嘴角。相叶自然的揽住了二宫的肩膀。两人的高度,二宫的头刚刚靠在相叶的肩头。

“呐,怎么想着到我这来了呢。”相叶看着已经几个月没见面的二宫,内心的喜悦让他没由来的觉得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没怎么,就闲着无聊,就找你请我吃饭。”二宫看到相叶,也是很开心的,可是,到嘴边的想念说出来永远不是那么回事。

“好的,没问题,去我家吃中华料理吧。”

一路上,两人没有说太多的话,坐在车里享受着难得的安静,似乎有点陌生了呢。二宫在心里想到。内心有处地方燥热了。

到了相叶老家,相叶妈妈和爸爸热情的招呼着二宫,相叶妈妈牵着自己的手问着近况。看着那张关切的脸,二宫觉得鼻子有点酸,但笑得却很温暖。自己一直特别喜欢相叶的家人,总觉得到这里不管心里的伤有多痛,总会被治愈的。所以在小时候,二宫的生日愿望就是能当相叶家的家人。可是,这毕竟是愿望。。。

吃完晚饭,二宫和相叶坐在庭院里乘凉。

恩,肚子吃饱了,真是件幸福的事呢~相叶伸了伸懒腰,微风吹过,让人觉得很舒服。

“最近怎么样?”二宫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说完就不自然的将头低下,把玩着手中的茶杯。

“恩,还不错,面包店的运作已经上了轨道,生意也很好,很受周围的邻居喜欢。”说到自己喜欢做的事相叶的脸上又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那和美嘉呢?”二宫试探的问道。

“美嘉啊,早分手了啊。”

“诶?分手了,为什么,美嘉那么可爱,完全是相叶你的type啊。”听到分手的消息有丝小喜悦浮上心头。这一点,让二宫自己都鄙视自己。

“没有为什么啊,可能一直没有找到对的人吧,也有可能那个对的人已经有了好的归宿,所以就。。。呵呵,尽说这些干嘛。对了,nino酱,你上次负责开发的那个游戏超有趣的诶,比超级玛丽还好玩,不过我每次打到前几关就game over了。。。”相叶似乎不想多谈感情的问题,快速的将话题转开了。

二宫心里明白,于是也非常合作的向天然的相叶君吐着槽。







回到家,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梦境里是相叶的侧颜,温柔的笑,却有一丝隐忍,“呐,nino酱,为什么我总是错过时机呢,他是不是已经有了好的归宿,我是不是该站在原地看着他就好,呐,nino酱,要幸福哦。。。”心有些微微的刺痛,果然,相叶不再是自己的专属了呢,不过自己还真是自私,明明已经有了智却还是希望相叶能一直在自己身边。。。

醒来,抬头看着墙上的挂钟,临晨4点了,他依然没有回来。。。

起身到浴室冲了个凉,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大野智没有想到二宫还没有睡,有些惊讶,张了张嘴,最后吐出一句

“ただいま。。。”话语中难掩疲惫。

“おがいりなさい。。。”二宫温顺的问安,让大野智有点愧疚。

大野亲了亲二宫的额头,转身进屋换了身衣服。再走出来的时候,手上拿了个旅行箱。

“nino,我要去上海出一个星期的差,你自己要在家好好照顾自己哦。。。”说完摸了摸二宫的头再次消失在了家里。

看着只剩自己一人的家,二宫苦笑着。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在了呢。。。是什么呢。。。二宫瘪了瘪嘴,伸手抹去了眼角溢出来的水渍。。。





大野坐在飞机上,手上紧握着樱井翔离去时留下的那封信。明明不是你的错,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离开,为什么自己一个人承受痛苦,为什么你要丢下我。。。太多太多的为什么萦绕在大野心中。当樱井翔真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的时候,大野终于明白,这个男人,对于自己的意义。果然爱上了啊。。。无论是工作时的认真态度,还是私下的温柔性格,抑或偶尔撒娇时的可爱摸样,自己果然是迷上了呢。。。摸上无名指的戒指,大野感到不再踌躇,

深呼吸了口气,将它取了下来。。。或许,这枚戒指应该找到更好的主人。


SS/竹马 | 留言:0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