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放生圈

终于,又多了个地儿屯唠叨了~~ 成分相当明显:野智中心溺爱泛滥殃及胖子子囧爱拔拔狗子 我要装的满满的~ 满满的歇鄂=v=

木偶4

松本润看着樱井翔发怒的样子,内心有种抑制不住的狂喜。透露着危险气息的瞳孔,比往常更加有魅力。松本面无表情的扯下拽着自己胸口的手,冷声说道:“我作为一个普通医生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就算你把我打死在这儿也于事无补。Anyway,作为一个医生我会尽力救治自己的病人。”说完,从胸口口袋里摸出只笔在病床床尾的记录薄上写画着。

樱井退了一步,冷眼的看着松本,调节着呼吸,然后缓缓的开口:“说吧,你要什么条件。”冰冷的视线让松本心中忍不住烦躁。“什么条件?!果然是樱井大少爷啊,一直都是那么大口气,是不是我说得出你就给得起?!是不是你给得起同时也舍得?!”强烈的质问并没有激起樱井,依旧冷然的望着情绪有些激动的松本。“说吧。”干脆的堵住了一切质问。有什么是我樱井翔给不起的,真是不自量力!略微的嘲讽不经意间挂在了脸上。松本似乎就等着这句话,挑动了下眉角,指着床上的大野道:“我要他!”松本紧盯着樱井,注视着樱井脸上难得的戏剧化的转变。惊讶,愤怒,思考,冷然,厌恶,愤恨。很难得的不加修饰的完全将自己的心态表现在了脸上,“为什么是他?”“没有为什么,不是每件事都有为什么可言的。”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松本润的自尊不允许自己在任何人面前低头。“再给你次机会,你可以选其他的。”冰冷的声音,其中暗含着警告。松本润不再去理睬樱井翔,转身拿着记录走出了病房。

望着松本润毫不犹豫离去的身影,樱井拽紧了拳头。咬着牙关,尽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怒火。俯身看着苍白的脸庞。忍不住揉上柔顺的头发,已经不再是当年在人群中有些耀眼的金色了。黑色的头发有些长了,搭耸在脸颊两侧,樱井伸手抚了抚,便像海藻一样缠绕着上来。樱井觉得身上有种触电的感觉。微颤着用指尖摩擦着已经失去圆润的脸庞,虽然不如以前的弹性滑腻,但美好的轮廓依旧让自己流连。描绘着独特的眉峰,瘦削的眉骨挑起了细细的眉,一种说不出的妩媚流淌了出来,就算这人现在紧闭着双眼,却依然让人沉醉。鼻子线条很柔和,虽然挺拔,更多的却是秀气。紧闭着的嘴唇,虽然因干渴有些龟裂,但却能带给人致命的打击。樱井重重的压了上去,用自己的唾液润湿了脱皮的嘴唇,轻轻的含着,像是自己珍爱的宝物。扼住了下颚,轻易的打开了牙关,灵巧的舌头伸了进来,寻找着滑腻的小舌,然后纠缠。很久没体会到这美好的感觉,樱井差点忍不住,不顾大野重伤而要了他。樱井脱下了外套和鞋子,钻进了药味有些浓重的被褥。搂着大野,用宽厚温暖的手掌抚摸着美好的躯体。是我的,你是我的,所有,你的血和肉都是我的,就算你再怎么恨我也好,请不要报复在自己身上。吻着棱角分明的眼眉,在大野的耳边喃喃道:“听着,你必须好起来,这样你才能向我报复,为你的nino像我报复!一定,一定要活着,不然这辈子你只可能是我的玩物,就算死我也不会放过你,我会把你的尸体好好的保存起来,跟活人一样,除了体温。让你能随时随刻的满足我!虽然保养费贵了点,不过我樱井付得起!”残忍的话不知通过什么媒介似乎让大野听见了,眉梢有些紧蹙,脸上有着绝望的痛苦,以及,深刻的仇恨。樱井穿好自己的衣物,呆愣着看了好久仍然沉睡的人。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病房。什么也没有改变,只是,鞋底敲击地面的声音有些沉重,一声一声的刺激着心脏。心中的痛楚不断的下沉,下沉,直到不让任何一个人察觉。



“松本医生,您的信。”有些狐疑的松本结果护士手上递过来的白色信封。“如果你能把他救活,那么他就是你的了。 ——樱井翔”干脆的语句,没有丝毫的踌躇。松本合上信封,淡然的想,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樱井翔才会是樱井翔。只有明白取舍才能得到所有。

SK/SS | 留言:4 | 引用:1 |

木偶(3)

大野依然和往常般一样安静,安静的可怕。连呼吸声都快要听不见了。依然苍白,但是,似乎感觉不到那青色静脉下血液的流动。真的……快要消失了吗。樱井呆愣着,看着床上擦满管子的大野,耳边回荡着松本润的声音:“大野被救活的几率只有百分之十,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平淡的声音叙述着残忍的论述。覆上没有血色的唇轻轻的摩擦着,手指抚摸着美好的眉角。美丽的玩偶,让自己有些舍不得呢。这样想着,心里的感觉有些怪异。毕竟制造这残忍的是自己。以为经过了这么多年,自己对那人残存的感情早已消失殆尽,不过可惜,好像自己的冷酷输了。室内的白色将大野衬得更加苍白,好像随时都可能消失一样。搂住了大野的肩膀,将脸轻轻的贴在对方略微冰冷的脸上蹭着。这样的耳鬓厮磨让樱井心里的不舍浓重了。还是不愿你消失啊。只不过是想报复你,是你让我失去这世上最珍贵的东西!手从肩膀摸索上了纤细的颈部。那么细,那么脆弱,仿佛自己一用劲就会折断。忍不住加重了手上的力度,骨子里的那丝恨意一瞬间充斥了樱井的胸腔。一寸寸的缩紧,失去意识的大野本能的急促的呼吸着。樱井的瞳孔闪动着,犹豫着,挣扎着,不舍着,仇恨着,不过最后可能理智重新让头脑清醒了过来,松开了罪恶的手,为大野盖好了被子。然后坐在床边上,呆呆的看着大野沉睡的面庞。
松本润没有声响的倚在门外,看着樱井所有的挣扎。没有阻止,只是作为一个旁边者站在身后冷眼的看着。挑了挑右边浓密的眉毛,樱井翔,你在感情上永远都是失败者,连自己的心都搞不懂还做什么乱七八糟的破事儿。既然你不愿珍惜他就让给我好了。那么漂亮的玩偶让自己做手术的时候内心可是很大波动呢。就算我不爱他,我都会比你更保护他的。美丽的身体不该有任何瑕疵。自己也不想有人去破坏自己垂涎的艺术品。用手捋了捋掉下来的头发,手插在白色的大褂口袋里,步调轻快的转身离开了。隐约泛紫的瞳孔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格外的诱惑人心。
这几天樱井翔都没有去公司。期间只是让秘书横山送来了文件,一直没有离开过那间豪华的专属病房。坐在沙发上看着兀长的文件,樱井翻阅着,偶尔用笔在文件上写了些批注。只要大野在自己的视线中,就莫名的安心。随着大野沉睡的时间这样的心情愈加浓烈。有的时候,樱井甚至想,就这样安静祥和的伴着大野过接下来的春夏秋冬,很满足。平静的生活,让现在的自己异常向往。手伸进被子,握住了大野的手,骨节分明的美丽手指,总让自己眷恋的不断抚摸。樱井就这么站着,不知过了多久。松本的声音穿破空气在樱井的耳边响起:“我是来送这个给你的。”没有起伏的声音,让樱井有些焦躁不安。接过松本手上的单子,摊开来看,病危通知几个大字赫然出现在苍白的纸上。樱井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完了内容,死死的盯住了松本的眼睛。“把这个给我看有意义吗?!我不需要什么病危通知,我只需要你救活他,其他的对我来说都是屁话。”凌厉的眼神冷笑的说着。当着松本的面将病危揉成了一团,顺势朝松本脸上砸去。

SK/SS | 留言:5 | 引用:1 |

木偶2

冰冷的床,冰冷的器皿,冰冷的药水灌入了身体,心也彻底冰冷了。任凭护士给自己静脉注射,他还不想自己死。望着天花板,脑内的思考凝固了。也罢,无论再思考什么现在的自己也无能为力了,自己现在就如同一个被人牵线的木偶,任人摆布。其实有时候好恨,恨自己的懦弱,为什么不去反抗那个恶魔,为什么还要残存在这个世上。咬紧了牙关,默默的拽紧了拳头。
其实,死亡很近,很容易。生命是脆弱的,这句话绝对不是在危言耸听。只要轻轻的扯掉那个不停向自己灌输营养的管子,大野骨节分明的手指撕开了黏在手背的胶布,有些颤抖的拔下了针头。取下了还带着稠粘猩红的针头,握在了手里。大野依然平静的躺在那儿,一直静静的盯着天花板。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床,白色的被单,白色的褥子,全都是白色的,在这么白净的环境里死去或许是一种福气,可以直接的裹着这床白色的被子进入坟墓,莫名的大野觉得自己在将死之时有了种马革裹尸的豪气。干瘪的笑声从喉咙深处溢了出来。尖锐的刺穿了空气,带着种悲壮。闭上了眼睛。就等着那个时刻了吧。大野期待着,终于在变成玩偶的3104天后大野鼓起了勇气结束自己可悲的一生。今天他按理是不会来的。窗外的夕阳异常的染红了天空,大概是为自己践行吧。大野这样想到,想着想着又笑了,原来自己还是和从前一样天真。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自己真是死性不改啊。伸手摸了摸自己凹陷的脸颊,今天是最近几年笑的最多的一天吧……呵呵……
夕阳落下了帷幕,是时候该离开了。没有留念的离开了…真的,除了…微垂的眉脚更加的垮了下去,苦涩与无奈涌上了心头,自己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去多想。玩偶罢了,还是个要花钱供养的玩偶,真是不值得呢,不知道那人怎么想的,这么多年了还是不肯放过自己。不过今天一切都结束了,自己将与洁净一起藏入坟墓。 突然像所有的思绪都理清楚了,一股安心感涌上了心头,一切的一切,结束吧。
拿上针头,颤抖的放在了颈部的大动脉上。安详的闭上了双眼,冰冷的金属没入了皮肉,没有丝毫怜惜的在颈部划了条狰狞的口子。血液瞬间喷射了出来,染红了床褥。大野紧咬着牙不让泪涌出来。到最后,自己这肮脏的身体还是把洁净给玷污了。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大野只觉得身体越来越冷,比输营养液时冰冷多了。扯过了已经猩红一片的被子,小心的将红色盖在了里面,将自己掖得严严实实。这样就暖和了吧。
身体好像越来越轻了,大概自己可以安全的抵达天堂的那头了吧。不过像自己这样的人,天堂愿意接受吗。不过,没关系,就算地狱也好,只要离开这里。


樱井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或许连生养他的阳子女士都越来越看不清了。樱井自小便聪明伶俐,但一直都是个温润的孩子,可是,近些年来他的狠手段却是让很多老前辈都不敢触其锋锐。阳子其实明白,这样并不是件好事。树大招风,总有一天,这样的樱井会遭到一干人等的反扑。商场如战场,利箭将从各个角落射向樱井家族。但是现在的樱井已经被蒙蔽了双眼,看不见这些隐藏的利害关系。
樱井从公司回来,进屋换下了西装,今天还是该去看看他。自己的禁脔。爱人这个词他已经没资格享有了。
高级意大利皮鞋接触地面发出的清脆响声提醒了护士,尊贵的主人来了。恭敬的低垂着头拉开了特殊护理病房的房门。年轻的护士还是忍不住抬头想看清樱井的相貌,却被一旁的老护士不着神色的制止了。
远远的就看见那人安静的躺在床上。已经不知道多久他没有再自己面前笑过了,别说笑了,连表情他都对自己吝啬了。是睡着了吧。看着安详的睡脸。这个时候是不是他最没有防备的时候,梦里他会不会偶尔梦到我们一起的时光。轻轻的抚摸着大野有些长的头发,一抹伤感少有的从樱井脸上划过。这个人总还是会让自己心疼。轻轻的帮他拉了拉被子,血腥味飘了出来。以樱井的灵敏反应,一把扯下了遮盖着的被褥。印目的都是稠粘的红色,就如当年爸爸死在自己面前曾流淌的猩红一样。门外的护士也惊呆了,樱井很恼怒,没有想到他还是想离开自己,就算死,都不愿呆在自己的身边。樱井猛力的摇着大野,怒吼着:“你给我起来,别给我装死,起来起来!!告诉你,我没同意你别想死,你连死的权利都没有,所有的都是你欠我的,快起来!!”几经发狂的樱井死死的扣住了大野的双臂,但是从手心传来的是冰冷。“快去叫医生啊,把松本润给我找来!他要是死了我要你们全部人陪葬!”樱井将大野从冷湿的床上抱了下来,紧紧的搂在了怀里。用力的搓着大野的身体,直到有些部位都泛青了仍不愿停止。“你给我暖和起来,听见没有!”低吼着,带着一种悲吟。
松本润进来的时候,冷眼看了一下现场,一把推开了樱井,“你给我离远一些。救人这种事还是交给我比较好。每次只知道让我收拾烂摊子。”松本有些愤怒。夺过了大野,向手术室走去。啊,真轻啊,这样纸片一样的身体居然坚持了那么久……
松本端望着手术台上的大野,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放任大野就这么死去。或许,这是他能为他做的唯一的仁慈。不过,或许是那没有由来的私心,松本还是没有这么做。“出去告诉樱井翔,大野的供血不足,血库里没A型血了,让他想办法。”松本依然进行着手上的缝合工作。
听着这个消息,樱井直觉觉得松本是故意在刁难他。不过,没关系,大野智的话就用我的血好了,反正他都欠了我这么多,无所谓了。
坐在一旁看着手术进程的樱井愤恨的想到:“这下看你往哪儿逃,就连你的生命都是我给你的!你体内流着我的血!你一辈子就只能是我听话的玩偶!”


SK/SS | 留言:5 | 引用:0 |

木偶

大野呆躺在床上,死死的盯住天花板,没人知道他在看什么,也没人在意他在看什么。身体僵硬的躺在那里,至始至终都没用动过。像是被营养液日夜灌溉的植物人一样。他只是死死的看着,偶尔眨动的眼睑证明他不是具尸体。
或许,是不是这样,就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感受不到了。
但是,好像不能呢……尖锐的刺耳声顺着神经元突然窜入记忆,瞳孔瞬间收缩。头,好痛,好难受,心像是要裂开了一样。强烈的刺激让大野颤抖,咬着牙试图抵御难忍的疼痛。收紧了脚趾头,伸直了双腿,指甲死死抠入了自己的双臂。不要,不要,就这么放了我吧。肢体拼命的挣扎着,惊慌的神情,心里不停的尖叫。
玻璃窗前,是双冷淡的双眼。哼,又受刺激了吗。看来采用电击疗法还真有点起色。轻慢的脚步走到床边,低垂着头单手取下了眼镜,优雅的俯下身,盯着大野。太久没在室外活动,大野的之前被海上强烈阳光晒伤的皮肤已经好转了,甚至比以前还白。只是这种白还泛着青色,和青色的经脉之间形成了一种让人难以形容的美感。让人忍不住泛起蹂躏之心。
这样的人死在我手里该多好……
忍不住用指尖滑过苍白的肌肤。滑腻的手感让人不愿拿开。圆润的脸庞已经不见了,在这种日日依靠营养液过活的日子里。单薄的身体,感觉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了他。微眯着眼一直看着,感觉有点醉了。突然心中一股愤怒爆发了出来,张大了眼睛怒瞪着眼前的人。
现在你是不是已经随便怎样都无所谓了?!
一把掀开被子,将赤裸的身体暴露在了冰冷的空气里。床上的人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身上微微起了些鸡皮疙瘩。一手扯住纤细的腰肢将大野拉了起来,依然是没有任何表情,在对方的瞳孔里什么也看不见,同样,不见自己的身影。扼住了下巴,将对方的口腔打开,舌头长驱直入,纠缠着,用牙齿龇咬着性感的嘴唇。铁锈味瞬间弥漫。手掌摩挲着脊椎骨明显的背部,来回在蝴蝶骨上滑动。依然是那么安静。拉下裤拉链,将肿大的欲望掏了出来。低头看了眼,自嘲道:“最近我还真是没有好好照顾你,看,好肿啊,现在我会加倍的还给你的。大野智先生,请好好享受。”没经过任何的润滑,长驱直入,空气中的血腥味更重了,甚至可以听到皮肉拉裂的声音。不待任何怜悯的抽插着,既然你都可以做到没有任何表情的接受这一切,那么我又何必伪善呢。绝妙的紧致甬道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仰着头难抑的加快了动作。残忍的连根抽出连根没入,只是……此时的大野就像一具玩偶,被人肆意的玩弄着,就算再疼也不会吭一声。只是,直到整理好衣衫优雅的走出病房,依然没有看到那个寂静的人平放双手下早已揉皱浸湿的被单。
听着脚步的渐渐远去,大野转动了下脑袋,望着窗外的樱花树,一串眼泪滑落了下来,没有任何的抽泣,就如他主人般,静静的淌了下来。


时过境迁。人生这个大舞台上,总上演着让人无法预料的戏码。大野无法想象当年在自己面前笑得纯真的孩子怎么会如此残忍的对待他,也无法想象自己的父母能为了钱彻底出卖了自己,更无法想象当年的挚友也会卷进这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可惜,大野什么都不愿去想,躺的太久了。连大野都觉得自己快丧失说话的能力了。已经不再了,所有的东西。被掏空的心以及无力思考的脑,真的都无所谓了。


SK/SS | 留言:5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