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放生圈

终于,又多了个地儿屯唠叨了~~ 成分相当明显:野智中心溺爱泛滥殃及胖子子囧爱拔拔狗子 我要装的满满的~ 满满的歇鄂=v=

木偶

大野呆躺在床上,死死的盯住天花板,没人知道他在看什么,也没人在意他在看什么。身体僵硬的躺在那里,至始至终都没用动过。像是被营养液日夜灌溉的植物人一样。他只是死死的看着,偶尔眨动的眼睑证明他不是具尸体。
或许,是不是这样,就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感受不到了。
但是,好像不能呢……尖锐的刺耳声顺着神经元突然窜入记忆,瞳孔瞬间收缩。头,好痛,好难受,心像是要裂开了一样。强烈的刺激让大野颤抖,咬着牙试图抵御难忍的疼痛。收紧了脚趾头,伸直了双腿,指甲死死抠入了自己的双臂。不要,不要,就这么放了我吧。肢体拼命的挣扎着,惊慌的神情,心里不停的尖叫。
玻璃窗前,是双冷淡的双眼。哼,又受刺激了吗。看来采用电击疗法还真有点起色。轻慢的脚步走到床边,低垂着头单手取下了眼镜,优雅的俯下身,盯着大野。太久没在室外活动,大野的之前被海上强烈阳光晒伤的皮肤已经好转了,甚至比以前还白。只是这种白还泛着青色,和青色的经脉之间形成了一种让人难以形容的美感。让人忍不住泛起蹂躏之心。
这样的人死在我手里该多好……
忍不住用指尖滑过苍白的肌肤。滑腻的手感让人不愿拿开。圆润的脸庞已经不见了,在这种日日依靠营养液过活的日子里。单薄的身体,感觉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了他。微眯着眼一直看着,感觉有点醉了。突然心中一股愤怒爆发了出来,张大了眼睛怒瞪着眼前的人。
现在你是不是已经随便怎样都无所谓了?!
一把掀开被子,将赤裸的身体暴露在了冰冷的空气里。床上的人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身上微微起了些鸡皮疙瘩。一手扯住纤细的腰肢将大野拉了起来,依然是没有任何表情,在对方的瞳孔里什么也看不见,同样,不见自己的身影。扼住了下巴,将对方的口腔打开,舌头长驱直入,纠缠着,用牙齿龇咬着性感的嘴唇。铁锈味瞬间弥漫。手掌摩挲着脊椎骨明显的背部,来回在蝴蝶骨上滑动。依然是那么安静。拉下裤拉链,将肿大的欲望掏了出来。低头看了眼,自嘲道:“最近我还真是没有好好照顾你,看,好肿啊,现在我会加倍的还给你的。大野智先生,请好好享受。”没经过任何的润滑,长驱直入,空气中的血腥味更重了,甚至可以听到皮肉拉裂的声音。不待任何怜悯的抽插着,既然你都可以做到没有任何表情的接受这一切,那么我又何必伪善呢。绝妙的紧致甬道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仰着头难抑的加快了动作。残忍的连根抽出连根没入,只是……此时的大野就像一具玩偶,被人肆意的玩弄着,就算再疼也不会吭一声。只是,直到整理好衣衫优雅的走出病房,依然没有看到那个寂静的人平放双手下早已揉皱浸湿的被单。
听着脚步的渐渐远去,大野转动了下脑袋,望着窗外的樱花树,一串眼泪滑落了下来,没有任何的抽泣,就如他主人般,静静的淌了下来。


时过境迁。人生这个大舞台上,总上演着让人无法预料的戏码。大野无法想象当年在自己面前笑得纯真的孩子怎么会如此残忍的对待他,也无法想象自己的父母能为了钱彻底出卖了自己,更无法想象当年的挚友也会卷进这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可惜,大野什么都不愿去想,躺的太久了。连大野都觉得自己快丧失说话的能力了。已经不再了,所有的东西。被掏空的心以及无力思考的脑,真的都无所谓了。


SK/SS | 留言:5 | 引用:0 |
<<更文change | 主页 | 转身(1)>>

留言

TAT,强X小大的人是狗子还是少爷啊?
我揪心啊~TAT
2010-01-26 Tue 01:47 | URL | 猫猫 [ 编辑 ]
LS,如果是SK的话,这娃……就……完……了……
2010-01-27 Wed 01:42 | URL | s [ 编辑 ]
摸5个x,看2就知道了~~
2010-01-27 Wed 22:17 | URL | 暗暗 [ 编辑 ]
师父。。。你威胁我。。。。蹲墙角擦泪TAT
2010-01-27 Wed 22:19 | URL | 暗暗 [ 编辑 ]
我也准备威胁你,如果KS,俺会买凶弑暗。
2010-01-27 Wed 23:43 | URL | 猫猫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