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放生圈

终于,又多了个地儿屯唠叨了~~ 成分相当明显:野智中心溺爱泛滥殃及胖子子囧爱拔拔狗子 我要装的满满的~ 满满的歇鄂=v=

木偶2

冰冷的床,冰冷的器皿,冰冷的药水灌入了身体,心也彻底冰冷了。任凭护士给自己静脉注射,他还不想自己死。望着天花板,脑内的思考凝固了。也罢,无论再思考什么现在的自己也无能为力了,自己现在就如同一个被人牵线的木偶,任人摆布。其实有时候好恨,恨自己的懦弱,为什么不去反抗那个恶魔,为什么还要残存在这个世上。咬紧了牙关,默默的拽紧了拳头。
其实,死亡很近,很容易。生命是脆弱的,这句话绝对不是在危言耸听。只要轻轻的扯掉那个不停向自己灌输营养的管子,大野骨节分明的手指撕开了黏在手背的胶布,有些颤抖的拔下了针头。取下了还带着稠粘猩红的针头,握在了手里。大野依然平静的躺在那儿,一直静静的盯着天花板。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床,白色的被单,白色的褥子,全都是白色的,在这么白净的环境里死去或许是一种福气,可以直接的裹着这床白色的被子进入坟墓,莫名的大野觉得自己在将死之时有了种马革裹尸的豪气。干瘪的笑声从喉咙深处溢了出来。尖锐的刺穿了空气,带着种悲壮。闭上了眼睛。就等着那个时刻了吧。大野期待着,终于在变成玩偶的3104天后大野鼓起了勇气结束自己可悲的一生。今天他按理是不会来的。窗外的夕阳异常的染红了天空,大概是为自己践行吧。大野这样想到,想着想着又笑了,原来自己还是和从前一样天真。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自己真是死性不改啊。伸手摸了摸自己凹陷的脸颊,今天是最近几年笑的最多的一天吧……呵呵……
夕阳落下了帷幕,是时候该离开了。没有留念的离开了…真的,除了…微垂的眉脚更加的垮了下去,苦涩与无奈涌上了心头,自己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去多想。玩偶罢了,还是个要花钱供养的玩偶,真是不值得呢,不知道那人怎么想的,这么多年了还是不肯放过自己。不过今天一切都结束了,自己将与洁净一起藏入坟墓。 突然像所有的思绪都理清楚了,一股安心感涌上了心头,一切的一切,结束吧。
拿上针头,颤抖的放在了颈部的大动脉上。安详的闭上了双眼,冰冷的金属没入了皮肉,没有丝毫怜惜的在颈部划了条狰狞的口子。血液瞬间喷射了出来,染红了床褥。大野紧咬着牙不让泪涌出来。到最后,自己这肮脏的身体还是把洁净给玷污了。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大野只觉得身体越来越冷,比输营养液时冰冷多了。扯过了已经猩红一片的被子,小心的将红色盖在了里面,将自己掖得严严实实。这样就暖和了吧。
身体好像越来越轻了,大概自己可以安全的抵达天堂的那头了吧。不过像自己这样的人,天堂愿意接受吗。不过,没关系,就算地狱也好,只要离开这里。


樱井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或许连生养他的阳子女士都越来越看不清了。樱井自小便聪明伶俐,但一直都是个温润的孩子,可是,近些年来他的狠手段却是让很多老前辈都不敢触其锋锐。阳子其实明白,这样并不是件好事。树大招风,总有一天,这样的樱井会遭到一干人等的反扑。商场如战场,利箭将从各个角落射向樱井家族。但是现在的樱井已经被蒙蔽了双眼,看不见这些隐藏的利害关系。
樱井从公司回来,进屋换下了西装,今天还是该去看看他。自己的禁脔。爱人这个词他已经没资格享有了。
高级意大利皮鞋接触地面发出的清脆响声提醒了护士,尊贵的主人来了。恭敬的低垂着头拉开了特殊护理病房的房门。年轻的护士还是忍不住抬头想看清樱井的相貌,却被一旁的老护士不着神色的制止了。
远远的就看见那人安静的躺在床上。已经不知道多久他没有再自己面前笑过了,别说笑了,连表情他都对自己吝啬了。是睡着了吧。看着安详的睡脸。这个时候是不是他最没有防备的时候,梦里他会不会偶尔梦到我们一起的时光。轻轻的抚摸着大野有些长的头发,一抹伤感少有的从樱井脸上划过。这个人总还是会让自己心疼。轻轻的帮他拉了拉被子,血腥味飘了出来。以樱井的灵敏反应,一把扯下了遮盖着的被褥。印目的都是稠粘的红色,就如当年爸爸死在自己面前曾流淌的猩红一样。门外的护士也惊呆了,樱井很恼怒,没有想到他还是想离开自己,就算死,都不愿呆在自己的身边。樱井猛力的摇着大野,怒吼着:“你给我起来,别给我装死,起来起来!!告诉你,我没同意你别想死,你连死的权利都没有,所有的都是你欠我的,快起来!!”几经发狂的樱井死死的扣住了大野的双臂,但是从手心传来的是冰冷。“快去叫医生啊,把松本润给我找来!他要是死了我要你们全部人陪葬!”樱井将大野从冷湿的床上抱了下来,紧紧的搂在了怀里。用力的搓着大野的身体,直到有些部位都泛青了仍不愿停止。“你给我暖和起来,听见没有!”低吼着,带着一种悲吟。
松本润进来的时候,冷眼看了一下现场,一把推开了樱井,“你给我离远一些。救人这种事还是交给我比较好。每次只知道让我收拾烂摊子。”松本有些愤怒。夺过了大野,向手术室走去。啊,真轻啊,这样纸片一样的身体居然坚持了那么久……
松本端望着手术台上的大野,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放任大野就这么死去。或许,这是他能为他做的唯一的仁慈。不过,或许是那没有由来的私心,松本还是没有这么做。“出去告诉樱井翔,大野的供血不足,血库里没A型血了,让他想办法。”松本依然进行着手上的缝合工作。
听着这个消息,樱井直觉觉得松本是故意在刁难他。不过,没关系,大野智的话就用我的血好了,反正他都欠了我这么多,无所谓了。
坐在一旁看着手术进程的樱井愤恨的想到:“这下看你往哪儿逃,就连你的生命都是我给你的!你体内流着我的血!你一辈子就只能是我听话的玩偶!”


SK/SS | 留言:5 | 引用:0 |
<<我们怎么了 | 主页 | 更文change>>

留言

很抱歉,我删除不了这个留言。
暗暗你删除吧。
我伤害到你了很抱歉。
2010-01-27 Wed 23:48 | URL | 猫猫 [ 编辑 ]
那啥,没事,大家hhxx的不是挺好吗
至于你说像的问题,可能巧合吧
摩西那文我都没怎么看,20代的
虽然我写的不怎么样,但也不至于可耻的抄袭
何况还是摩西的。。。那鸡血美少女知道了还不挠死我= =+
2010-01-28 Thu 00:13 | URL | 暗暗 [ 编辑 ]
那话我也就那么一说。
抄袭?那哪跟哪啊?我脑袋里就没想过这个词。
唉算了,这里说容易给人掐架的感觉。
我Q你。
2010-01-28 Thu 00:41 | URL | 猫猫 [ 编辑 ]
看第一章还没觉得是少爷,以为是大爷= =。
不过大爷居然是医生!?于是医生大爷救面包去吧(拍飞)
扭曲的爱么。。。
现在才2章,俺还憋不出啥感想,我看你怎么扭转你号称的“ss”。。


PS:你说要改果然还是《木偶》这个名字会比较好。跟之前的《烟》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的呢。延续下来也挺奇怪。内容啥的不用太纠结啦,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写,跟着自己的感觉走,虐文大多如此啦,比如说监禁,FUFU。。
写东西自己觉得行云流水的时候就延续下来,O受的大旗还需要民那一起抗(被领导殴飞)。
写文的时候,每次都当做一次锻炼哦!这样很满足!比关注CP啥的更满足!


为毛俺又圣x了。。。
2010-01-28 Thu 02:07 | URL | moxi [ 编辑 ]
额。。。看出来了= =
那你可以多加个定语了~
圣女鸡血美少女战士=v=
喜欢着名儿吗
关于ss扭转的问题咱们日后见分晓
2010-01-28 Thu 02:26 | URL | 暗暗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