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放生圈

终于,又多了个地儿屯唠叨了~~ 成分相当明显:野智中心溺爱泛滥殃及胖子子囧爱拔拔狗子 我要装的满满的~ 满满的歇鄂=v=

木偶4

松本润看着樱井翔发怒的样子,内心有种抑制不住的狂喜。透露着危险气息的瞳孔,比往常更加有魅力。松本面无表情的扯下拽着自己胸口的手,冷声说道:“我作为一个普通医生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就算你把我打死在这儿也于事无补。Anyway,作为一个医生我会尽力救治自己的病人。”说完,从胸口口袋里摸出只笔在病床床尾的记录薄上写画着。

樱井退了一步,冷眼的看着松本,调节着呼吸,然后缓缓的开口:“说吧,你要什么条件。”冰冷的视线让松本心中忍不住烦躁。“什么条件?!果然是樱井大少爷啊,一直都是那么大口气,是不是我说得出你就给得起?!是不是你给得起同时也舍得?!”强烈的质问并没有激起樱井,依旧冷然的望着情绪有些激动的松本。“说吧。”干脆的堵住了一切质问。有什么是我樱井翔给不起的,真是不自量力!略微的嘲讽不经意间挂在了脸上。松本似乎就等着这句话,挑动了下眉角,指着床上的大野道:“我要他!”松本紧盯着樱井,注视着樱井脸上难得的戏剧化的转变。惊讶,愤怒,思考,冷然,厌恶,愤恨。很难得的不加修饰的完全将自己的心态表现在了脸上,“为什么是他?”“没有为什么,不是每件事都有为什么可言的。”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松本润的自尊不允许自己在任何人面前低头。“再给你次机会,你可以选其他的。”冰冷的声音,其中暗含着警告。松本润不再去理睬樱井翔,转身拿着记录走出了病房。

望着松本润毫不犹豫离去的身影,樱井拽紧了拳头。咬着牙关,尽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怒火。俯身看着苍白的脸庞。忍不住揉上柔顺的头发,已经不再是当年在人群中有些耀眼的金色了。黑色的头发有些长了,搭耸在脸颊两侧,樱井伸手抚了抚,便像海藻一样缠绕着上来。樱井觉得身上有种触电的感觉。微颤着用指尖摩擦着已经失去圆润的脸庞,虽然不如以前的弹性滑腻,但美好的轮廓依旧让自己流连。描绘着独特的眉峰,瘦削的眉骨挑起了细细的眉,一种说不出的妩媚流淌了出来,就算这人现在紧闭着双眼,却依然让人沉醉。鼻子线条很柔和,虽然挺拔,更多的却是秀气。紧闭着的嘴唇,虽然因干渴有些龟裂,但却能带给人致命的打击。樱井重重的压了上去,用自己的唾液润湿了脱皮的嘴唇,轻轻的含着,像是自己珍爱的宝物。扼住了下颚,轻易的打开了牙关,灵巧的舌头伸了进来,寻找着滑腻的小舌,然后纠缠。很久没体会到这美好的感觉,樱井差点忍不住,不顾大野重伤而要了他。樱井脱下了外套和鞋子,钻进了药味有些浓重的被褥。搂着大野,用宽厚温暖的手掌抚摸着美好的躯体。是我的,你是我的,所有,你的血和肉都是我的,就算你再怎么恨我也好,请不要报复在自己身上。吻着棱角分明的眼眉,在大野的耳边喃喃道:“听着,你必须好起来,这样你才能向我报复,为你的nino像我报复!一定,一定要活着,不然这辈子你只可能是我的玩物,就算死我也不会放过你,我会把你的尸体好好的保存起来,跟活人一样,除了体温。让你能随时随刻的满足我!虽然保养费贵了点,不过我樱井付得起!”残忍的话不知通过什么媒介似乎让大野听见了,眉梢有些紧蹙,脸上有着绝望的痛苦,以及,深刻的仇恨。樱井穿好自己的衣物,呆愣着看了好久仍然沉睡的人。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病房。什么也没有改变,只是,鞋底敲击地面的声音有些沉重,一声一声的刺激着心脏。心中的痛楚不断的下沉,下沉,直到不让任何一个人察觉。



“松本医生,您的信。”有些狐疑的松本结果护士手上递过来的白色信封。“如果你能把他救活,那么他就是你的了。 ——樱井翔”干脆的语句,没有丝毫的踌躇。松本合上信封,淡然的想,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樱井翔才会是樱井翔。只有明白取舍才能得到所有。

SK/SS | 留言:4 | 引用:1 |
| 主页 | 木偶(3)>>

留言

其实进来好多次,不过看到一直没人留言,俺想这个沙发俺能稳坐了。
这一章最后两句话很虐,让俺心疼儿子……
你不仅舍弃了仇恨,更舍弃了爱情。
PS:剧情大好,加油。
2010-02-22 Mon 21:59 | URL | 猫猫 [ 编辑 ]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2017-08-17 Thu 13:15 | | [ 编辑 ]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2017-08-17 Thu 14:28 | | [ 编辑 ]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2017-09-08 Fri 06:57 | |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2012-10-24 Wed 18:35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