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放生圈

终于,又多了个地儿屯唠叨了~~ 成分相当明显:野智中心溺爱泛滥殃及胖子子囧爱拔拔狗子 我要装的满满的~ 满满的歇鄂=v=

烟(3)

打开家门,发现却是黑的。忽然想起今晚某人说要做饭来着,怎么家里没人。摇头晃脑的走了进去,伸手去碰灯的开关。却被突然扑过来的不明物体撞得头冒金心。背靠在墙上,刚好抵上开关,被硌得生疼。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瞪着眼睛看着压着自己的人。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看着对方。依然是那双闪着精光的眼眸。大野刚想开口说话,却感觉二宫抓着自己手臂的手紧了紧,像要陷入肉里了一样。用手将扒在自己身上的爪子拿了下来,握在手里,有些发凉的指尖,让大野想一点一点将他捂暖。低声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在家不开灯啊?”二宫反握住大野的手,有些恶狠狠的吼道:“你到哪儿去了,这么晚才回家!”大野听着这句话有些想笑,二宫的口气十足像盼着丈夫夜归的怨妇语气,咧开了点唇角:“哦,今晚陪小老板谈生意去了,谈完了就赶回来了。”“不是说了今晚我下厨吗,为什么你还那么晚回来?!”“不是说了吗,我有业务……呜……”话还没说完,就被脖子上的疼痛阻断了。二宫埋在大野的颈间用尖利的牙齿啃咬着,随后用灵巧的小舌舔着自己的牙印。大野有些愣住,忘记了自己应该推开二宫的。就这样,两人维持这个姿势站了很久。

沉默了一阵,二宫一把推开了大野,后退了几步,眼睛闪烁着看着大野,本想说些什么的,可是话到喉咙却有些哽咽。干脆转身独自走回了卧室,将门紧紧的关上。

大野看着二宫佝偻着的背,吸了吸鼻子。独自脱掉西装外套,扯下领带,顺着门滑坐了下来。伸进裤兜拿了根烟。

大野是个天生怕麻烦的人。除了工作,生活中但凡遇到想不通的问题通常的办法就是少想。何必自寻烦恼呢。吸完一根烟后,弹了弹身上的烟灰,站起来摸索着开关。当客厅形状精美的吊灯亮起时,大野的视野中出现了摆放在餐桌上晚餐。走过去看着已经凉掉的饭菜,还是没忍住的拿起筷子夹了几夹。“啊…うまい…”大野由衷的感叹着。搬离父母家后很少吃到这样的家常料理了。边吃着边用眼神瞟着二宫紧闭的房门。不过还是没有去敲响它。房室里静谧的空气飘荡着。

大野仍然11点钟准时的倒在自己柔软的大床上享受自己最爱的睡眠时间。盖好被子,眼睛却总闭不上。闭上了后总出现二宫有些悲伤的背影。听着时钟异常刺耳的滴答声,大野想,完了,明天熊猫眼在所难免。不过就自己这么个大叔,就算有了熊猫眼也没关系,嘛……门把手突然拧动的轻微金属声把大野从思绪中瞬间拉扯了回来。当人影晃动到面前的时候,大野确定,是二宫。二宫走到床前,坐了下来,伸出小巧的手指在大野的脸上滑动着,酥麻的感觉让大野在被下握紧了双手。当一股湿滑覆盖上自己的眼睛。大野终于按耐不住,睁开了眼睛,直视着为所欲为的二宫。没有惊慌失措,而是淡定的嘴角悬着一抹笑。“就知道你没睡着。”“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能感觉到你没睡着,在门外的时候就知道。”听着二宫的话,大野张了张嘴巴,却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有些傻的望着二宫。二宫眼神突然的有些凌厉,“以后不准再晚回家了!听见没有,就算有会议也不准,只要我叫你回来你就必须回来!”尖利的声音划过了黑夜。不过大野却仍然那么平静,仍然还是那一句:“为什么?”二宫低下了头沉默了许久,“因为可能那次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我不想对你不告而别。”说完,大野再次听见了吸鼻子的声音,很轻,却扣入了心里。“恩,好。”大野很快就答应了二宫,拽住了他的手:“那今天你也想走来着?”原来这人不笨。二宫心里想到。“这又是为什么?”大野好像有些不满,皱着八字眉询问着。“没什么,只是觉得好像我和你不是一类人,生活在一起太累了。”看着只有17岁的童言,听着如此成熟甚至沧桑的话语,大野的心不禁有些酸。将二宫的手拽得更紧了,“对不起,一个人生活惯了……”二宫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大野牵着自己的手。好暖和。

二宫像突然着了魔一样,将背靠床的大野顺势推了下去。跨坐在大野身上奋力的吻上了那张略微有些干燥的唇。薄荷牙膏的清爽味窜进了二宫的鼻腔,刺激了神经。伸出舌尖,舔舐着对方的牙齿。在尖锐的虎牙上缠绕着。二宫觉得自己有些迷恋和这个人接吻了。大野一直没有反抗,没有起身去推开二宫。只是躺着,让他为所欲为。其实并不讨厌呢。缠绵的吻让人的气息急促,二宫埋在大野胸膛里大口的喘着粗气。趁机解开了大野睡衣的扣子,微凉的爪子伸了进去,大野抖了一下,依然没有去阻止。也许他紧紧是想用体温烘热那双爪子……当两人都赤身裸体的时候,大野知道,自己就算想阻止恐怕也不行了。舌头在小腹打着圈,欲望迅速的昂扬了起来。大野忍不住将好看的手指伸进二宫柔软的头发里。当欲望被炽热的口腔包裹住的时候,大野觉得自己的欲望膨胀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境界。低头看着二宫挪动的头,眼眶有些热。大野莫名的有些感动,没想到二宫会为自己做到这个程度。舌头的动作虽然有些笨拙,但大野还是止不住的想挺起胯,再往里面深入一点。当大野释放在二宫口里过后,在二宫轻易的挑逗下,很快的欲望再次胀大,大野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看向二宫的眼神却充满了宠溺。勾起尖削的小巴,吸住了那张经常吐槽让自己难堪的嘴。口腔粘膜的热度烫得自己神智有些恍惚。二宫抓住了大野的炽热,猛的坐了下去。疼痛迅速蔓延开来。狭窄的甬道在没有扩张之前就被填了个满。二宫和大野的额头上都起了一层薄汗。不过因为有了鲜血的润滑,二宫要紧了牙,开始上下动了起来。简单的摩擦传来的快感让大野有些把持不住,翻身压下二宫,沉醉在了不真实的冲动中……



SK | 留言:0 | 引用:0 |
<<烟(2) | 主页 | 烟(4)>>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