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放生圈

终于,又多了个地儿屯唠叨了~~ 成分相当明显:野智中心溺爱泛滥殃及胖子子囧爱拔拔狗子 我要装的满满的~ 满满的歇鄂=v=

烟(1)

风有些大,紧了紧身上的外套西装,翘着手指吸完了最后一口烟,皱着八点二十的眉毛看着天上的点点黑云。依稀记得早上出门的时候某播报员正在电视上一脸清爽的提醒着市民今天多云转阵雨。雨还没有下下来,低气压回旋在地面,压抑得人呼吸有些困难。咧开了嘴巴,随手拉扯着原本整齐系在脖子上的领带。眯着眼睛,重重的叹了口气,仿佛将肺里的空气都呼出来了一样,转身踱步从阳台走回了开着暖气的办公室。

走到办公桌前,大喇喇的拉开凳子,以极为男前的姿势坐了下去。对面坐着新进职员,松本润。当两人眼神交汇的时候,松本润用有些复杂诡异的表情盯着大野打量了许久,才干咳了几声,挪开了眼神。大野智完全不明白松本润的眼神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着桌上那一堆让人心烦的文件,不由得撅高了嘴。随后,不得不埋首于文件堆里。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大野智尽出奇的没有胃口。独自一人溜进了厕所,坐在马桶盖上悠闲的摸出了香烟盒,熟练的摸出一根烟夹在了手指上。凝视了很久烟头,最后还是把它塞了回去。站起身走到镜子旁,豁然看见敞开的衣领,白色的肌肤上,有一团暗红色的印子,明目张胆的彰显着昨晚身子主人的风流韵事。其实那团印子说白了就是吻痕。被衬衣竖着的领子遮盖住了。大野的眉更加垂了,肯定是那谁谁谁留下的,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用手摸了摸那团印子。厕所门刚好打开了,松本润出现在门口,看着大野的动作,诡异的眼神再次浮现了出来。大野有些尴尬,便朝松本傻笑了起来。松本先是一愣,随后便面无表情的走进了厕所的隔间。看着紧闭的厕所门,大野挠着头毛,现在的小孩还真是不好相处啊。。。

下班时间到了,大野却没注意到,有些恍神了,不过大野恍神是家常便饭的事儿,因此也没人大惊小怪的。只是松本偶尔瞥了几眼大野而已。或许对于这个有些奇怪的科长,多少存有些好奇心吧。六点半的时候大野回头看了看差不多没人的办公室,叹了口气,拿起办公包回家去了。

其实,大野很不想回家。因为害怕面对。说到为何会害怕面对,当然是因为昨晚发生了有些让大野无法接受的事。其实,你说这事儿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在现在年轻人群中早见怪不怪了。就是那些破事儿,一夜情。本来像大野这样的成年男人,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大家你情我愿的。只是,可惜了,那一夜情的对象是个男人。大野一想到这儿,就心烦的想抓自己的头毛。自己这是怎么搞的,脑子被门挤了还是被车撞了啊,居然上了个男人。头靠在电梯门上发出了声哀鸣。

钥匙转动的清脆声音在安静的过道上响起,微微有些刺耳。打开门来,大野突然发现家里异常的整齐,难道,自家母上今天来家里打扫了?!突然,心被人揪住了,被人发现秘密的感觉让大野很煎熬。冲进卧室,果然,早上还狼藉不堪的床被整理的很干净整洁。丢了公文包,坐在地板上,喃喃的念叨着完了完了。不经意抬眼看,却看见小茶几上的一张纸签。

陌生而又有些潦草的字迹出现在了眼前。“包吃包住就作为收拾屋子的回报吧。”

真是任性的人呐…大野有些无奈的看着纸条。不过,谁知道这不是一个恶作剧,可能昨晚那人想开开玩笑而已。不过幸好不是自家母上,不然,那凌乱的场景以及稍显淫靡的卧室不知又要被念叨多久了。

脱了西服,换上居家的运动衫,驼着背站在炉子前哼着不知名的调子悠闲的弄着自己最拿手的炒饭。拿起勺子舀了一点汤料,恩,味道刚刚好。熄火,装盘。一连串动作干净利落,在女人眼中这样的男人是典型的居家好男人。解开围腰,正准备端着盖浇炒饭大快朵颐。好巧不巧,门铃响了。

无奈的大野,皱着耸拉着的眉,打开了家门。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确切的说是只有半张脸,眼睛被棒球帽遮住了,看不清晰。大野有些困惑的看着对方。来人什么话也没有多说,就坐在玄关上开始拖鞋,然后自顾自的朝屋里走去。大野有些措手不及,冲上去拉住了那人的胳膊。

“喂,你是谁啊?”

“我是二宫和也。”清亮的嗓音,镇定的回答。一点都不像个私闯民宅的犯罪分子。

“你闯进我家里做什么?”大野直直的盯着对方,有股凌厉突然从眼睛里闪了出来,手上的力道也不禁加重了些。

“纸条上写的清清楚楚,你要包吃包住的。”说着用嘴弩了弩被大野放在餐桌上的纸条。

“哈?”大野张着嘴有些憨傻的看着二宫。

看着大野这个样子,二宫有些忍不住的在他的唇边吻了一下。大野立马松开了手,惊讶的看着二宫。唇还没有合上,二宫看得见大野粉红色的舌头。

“看来你是记不得昨晚我两做过什么了。要不清醒的时候来一下?”微翘的尾音带着勾人的气息。

随着二宫的慢慢逼近,大野回过了神。努力回想昨晚的一切,但零星的记忆完全不能让人从中找到答案。不过,大野依稀记得那人有双魅惑人心的眸子。突然伸手摘下了二宫的帽子。二宫也有些诧异。停止了入侵。大野刨开那些挡着眼睛的头发,双手捧起了二宫的脸。当双眼对视的瞬间,大野忽然觉得有种异样的感觉。那双眼睛,很美。和昨晚的一样。看见褐色眼仁里出现了自己的倒影,大野忽然说道:“嘛,你就留下来吧。”说完从厨房里又拿出了一个碗,将自己那份炒饭分了一半出来,推到二宫面前,然后自己埋头自顾自的吃了起来。二宫丢下行李包非常“自觉”的也坐了下来,面对面的2人吃起了热度刚好的炒饭。二宫莫名的,眼睛有些湿润。亮晶晶的,大野看着,体内有些骚动。


SK | 留言:0 | 引用:0 |
<<转身(3) | 主页 | 烟(2)>>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